20120206帮伊朗就是帮中国自己
2012-02-07 10:58:35.0

    20120206帮伊朗就是帮中国自己

 

    朝鲜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发表致韩国政府公开质问书

 

    【平壤消息】据朝鲜中央通讯社2日报道,朝鲜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当天就韩国政府声称希望与朝鲜重启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发表致韩国政府公开质问书。

 

    质问书称,新年伊始,韩国政府声称希望重启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近日,韩国政府称已经打开了“对话之门”,要求朝鲜尽快同韩国接触。另一方面,韩国政府却计划进行“关键决心”和“秃鹫”联合军事演习,制造各种反朝对抗阴谋。

 

    质问书称,如果韩国政府希望重启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那么必须明确答复如下质问:韩国政府是否就在朝鲜国丧期间犯下的滔天罪行进行反省和道歉;是否正式宣布将全面履行“6·15”共同宣言和“10·4”宣言;能否不再以 “天安”号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为借口诋毁朝鲜;是否全面中止针对朝鲜的大规模联合军演;是否有决心抛弃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错误看法,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是否中止反朝心理战;是否真心希望重启北南合作与交流;能否响应朝鲜提出的建立和平机制取代现有停战机制的原则要求;能否立即废除《保安法》等反民族、反统一的法律。

 

    质问书还称,李明博政府应当看清自己的处境,仔细考虑自己是否有资格与朝鲜进行对话,不要贸然声称进行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

 

    【时事点评】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请大家注意阅读这几段原文,分别是:

 

    原文是:

 

    第一段,质问书称,新年伊始,韩国政府声称希望重启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近日,韩国政府称已经打开了“对话之门”,要求朝鲜尽快同韩国接触。另一方面,韩国政府却计划进行“关键决心”和“秃鹫”联合军事演习,制造各种反朝对抗阴谋。

 

    第二段,质问书称,如果韩国政府希望重启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那么必须明确答复如下质问:

 

    ............................

 

    第三段,质问书还称,李明博政府应当看清自己的处境,仔细考虑自己是否有资格与朝鲜进行对话,不要贸然声称进行北南对话和改善关系。

 

     这份“公开质问书”非常好、且好在四个方面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份“公开质问书”非常好,且好在四个方面:一是“公开”,二是“质问”,三是“提醒”,四是“及时”。

 

    就内容而言,质问书显得非常精辟,基本上“质问”出了“当今半岛局势(朝核问题)”的核心、几乎是在将“韩国政府”的“内心世界”架在“那盆熊熊大火”上进行“烧烤”,特别是将所谓“韩国总统访问北京、韩国希望与朝鲜重启南北对话、从而急于改善与朝鲜、特别是与中国关系”的“真相与意图”给剥得“一丝不挂”!

 

     即便简单地用“美国”等“全球层面”的词汇、去替换,其逻辑也基本成立

 

    而值得强调的是,即便简单地用“美国”、“当今全球局势”、“重返亚太”等“更多地与美国直接相关”之“全球层面”的词汇、去替换上述描述中的“韩国”、“当今半岛局势”、“重启南北对话”之“区域性词汇”,其逻辑也基本成立,即:

 

    “质问书”也基本上“质问”出了““当今全球局势(伊核问题)”的核心、几乎是在将“美国当下东亚政策”的“内心世界”架在“那盆熊熊大火”上进行“烧烤”,特别是将所谓极度渲染所谓“美国重返亚太”、从而“急于”在“方方面面”的面前、“公开”对中国施加战略压力的“真相与意图”给剥得“一丝不挂”!

 

    上述内容”显然与下面这则“新闻”相伴相随!

 

    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这份“质问书”,特别是其“质问”的方式(公开)”,也就不难明白:“上述内容”显然与下面这则“新闻”相伴相随!

 

    朝军方高官强调:若韩国满足前提条件 朝鲜愿与其对话

 

    【平壤消息】据韩联社报道,朝鲜人民军大校李先权在平壤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若韩国能满足几项前提条件,朝鲜将随时参与对话。

 

    李先权就任于朝鲜国防委员会,于去年2月作为团长参加了在板门店举行的韩朝大校级军事会谈。

 

    他指出,韩国应该向世界表示是否真的愿意同朝鲜进行对话。

 

    此前,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1日在首尔外交通商部大楼同韩国六方会谈团长、朝鲜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林圣男举行会谈后表示,与朝鲜外交的大门是敞开的,韩美两国在会谈上重申,与朝鲜的外交渠道必须经由首尔。坎贝尔说出这番话仅一天后,李先权便做出了上述表态。

 

    然而,在平壤的采访中,李先权却指责称,韩国虽公开表示要求对话,在背后却一直坚持使韩朝关系陷入僵局的原则。他表示,若韩国能给出明确答复的话,对话能随时重启,重启对话与改善关系完全取决于韩国政府。

 

    当天,朝鲜以国防委员会的名义向韩国政府发来“公开质问书”,要求韩国就其政府在吊唁已故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问题上的态度向朝鲜进行道歉。朝方通过质问书共提出9项要求,要求韩方就此做出回应。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在这则“相伴相随”的新闻中,这样两段文字特别值得注意,即:

 

    第一段文字: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1日在首尔外交通商部大楼同韩国六方会谈团长、朝鲜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林圣男举行会谈后表示,与朝鲜外交的大门是敞开的,韩美两国在会谈上重申,与朝鲜的外交渠道必须经由首尔。

 

    第二段文字:坎贝尔(美国国务院)说出这番话仅一天后,李先权(朝鲜军方)便做出了上述表态。

 

     这当然是在围绕“是否重启”朝核六方会谈玩“踢皮球”

 

    第三段文字:李先权却指责称,韩国虽公开表示要求对话,在背后却一直坚持使韩朝关系陷入僵局的原则。他表示,若韩国能给出明确答复的话,对话能随时重启,重启对话与改善关系完全取决于韩国政府。

 

    就上述文字的表面逻辑而言,打眼一看,这当然是在围绕“是否重启”朝核六方会谈玩“踢皮球”!

 

    由于伊核问题已经是当前当务,因此,而美国眼下急于重启“朝核六方会谈”的意图,除了借助“朝核六方会谈(实际是借助中国之手)”约束“朝鲜向外进行核扩散”之外,更加重要的是想缓解与朝鲜的关系、从而“弱化”“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策应“中国全球战略(南亚方向与中东方向、也包括东海与台海方向)”的决心。

 

     离不开“伊核问题”这把“真正透视”“全球格局演化”的“大透镜”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朝鲜也好,美国也罢,特别是那个“学着日本首相访华、为自己的经济谋求一条后路”的李明博政府,要弄清楚它们近段时间以来围绕朝核问题的“言”与“行”,或者更准确地说,要弄清楚它们之间“为何”要“弄到像今天这步田地”、终于“公开地”在“是否、特别是如何重启朝核六方会谈”的问题上“踢皮球”,其实仍然离不开“伊核问题”这把“真正透视”“全球格局演化”的“大透镜”。

 

     再谈朝鲜于111日试射了短程导弹

 

    事实上,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因朝鲜领导人突然去世”而“风云突变”的国际形势、及“可能的发展”,我们曾经给出这样的“描述”并“建议”,即:

 

    第一,曾经“拿中国渔民致死一韩国水警”事件、将“悲情外交”演义至极处的韩国总统李明博,在旨在推动“中韩自由贸易谈判进程”从而也想像“日本宣布愿意购买中国人民币国债”那样,为“韩国经济”在即将来袭的“全球经济大萧条”中准备一条逃生后路,从而扔下强硬、展开的“三天访华行程期间(1月9日至11日)”,朝鲜于1月11日试射了短程导弹。

 

    毫无疑问,在这个国际背景下,朝鲜试射“短程导弹”是在警告韩国、并顺便告之“紧盯伊朗”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巴基斯坦方向、利用这个“朝鲜乍变这个意外变量”重新进行“最疯狂战略测试”的美国,尽管朝鲜已经进入“后金正日时代”,但朝鲜仍然是那个朝鲜,“朝核问题”仍然是个“核问题”,“两核”仍然在“联动”,“另一场朝鲜战争”随时可能因应中东、南亚的局势而爆发,并策应中国“按需启动“反分裂法”中的“非和平手段”,从而“彻底颠覆”美国赖以支撑其全球战略、美国经济稳定运行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

 

     一旦局面“如此联动”,欧洲、特别是美国的经济与社会,恐怕是想不乱都难!

 

    不难看出,一旦局面“如此联动”,寄生在东亚经济、南美经济、中东石油美元之上的欧洲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想不乱都难!同样,寄生在“这种寄生经济”上的欧洲、特别是美国社会,恐怕更是想不乱都难!

 

     再谈“中国经济”要想实现“凤凰涅磐”,就必须切实“准备”要“浴火重生”

 

    第二,正因如此,我们认为,对中国经济而言,“中国经济”要想实现“凤凰涅磐”,就必须在切实的“战争准备”、且“准备使用中国任何军事力量”的基础上,在“中欧俄美”势必继续进行的“进一步排列与组合(与之前几波不同,今后可能会非常危险、或会走到战争的边缘、甚至触及一定规模的战争)”必然导致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的情况下,进行“浴火重生”。

 

     一个“至真从而也就至简”的大道理

 

    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明白一个“至真从而也就至简”的大道理,那就是:以中国今天的绝对实力、特别是相对实力,只要不犯下我们“之前已多次强调”的所谓“不可逆转的重大战略错误(相关内容在之前的点评中已多次讨论、在此不再重复)”,且在必要的时刻、勇于“以一切必要手段”打断“美国利益、或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利益”策动的这场旨在“全面恶化中国外在安全环境”的所谓“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那么,“中国经济”的“凤凰涅磐”之路,就最终而言,‘反而’就‘未必一定要经历’一个‘浴火’的痛苦过程”。

 

    在这里,请大家仔细体味上述描述!

 

     我们更想强调的是........

 

    但是,我们更想强调的是:如果“中国”特别是“中国经济”在关键时刻(叙利亚这个止损点被有效击穿之后,或者在“伊朗反美政权”被美国军事攻击、或经济颠覆的整个过程中)最终也没有表现出“勇于浴火”的坚定决心与必要的战略准备,那么,不仅“中国经济的凤凰涅磐之路”绝无可能实现,且较“浴火以求重生(有准备的主动浴火)”的“涅磐过程”要“痛苦百倍”的“被动浴火(因战略错误而招致欧美联手致命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最后甚至可能落入被全球围攻的结局)”更是绝无可能避免!除非“中国经济”甘愿永远居于全球经济结构的下层、从而实质性放弃人民币国际化的相关努力,继而等同于永远放弃“中国经济向高端产业升级的进程”!

 

     之前,中国与俄罗斯一道“坚定否决”“谴责叙利亚决议案”等一系列动作,让远离中东的日本、越南、韩国等“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安全处境”

 

    同样,我们还想指出的是,从“之前”中国与俄罗斯一道“坚定否决”了那份、由美国人撰稿、“高价(为此交出了卡扎菲)”请欧盟抛出的、旨在“谴责叙利亚政府”的联合国决议案、从而与俄罗斯一起、实际上也是以“上合”的“名义”,向“方方面面”发出“叙利亚这个‘国际社会大多数’中东共同利益的止损点绝对有效”的“强烈信号”之后,特别是,从“之后”中国果断以“军事前出(从中国境内直接前出至巴基斯坦首都附近进行军事演习,这种演习旨在警告不要企图对巴基斯坦军事首脑机构、特别是巴基斯坦核控制权进行“击杀拉登式”的军事冒险)”、从而为“美国南亚政策(巴基斯坦政策)”的“疯狂测试”画下“明确红线”,并“停止了错误的‘率先加息(在中欧美的框架内)’”进程、且同时对日本与越南、韩国分别保持“两种不同形式的军事高压”、继而迫使越南、日本、及韩国在“美国重返亚太”与“海空一体战”的“色厉内茬”的强烈对比中,“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安全处境”,最终只敢在中国南海、东海、黄海三个方向上弄点儿“做也怕怕、不做也怕怕、且不甘心放弃这种借机渔利机会”的“应景小动作”,企图最大限度地在“中美”、甚至是在“三边撕裂”与“南北撕裂”之间骑墙、继而最大限度地在“各自的军事安全”与“经济安全”之间“追逐某种它们自以为可以实现的动态战略平衡”之后,我们也“因之”看到了中国、特别是中国经济“因”此前在中国南海、东海、黄海、特别是叙利亚与伊朗问题上表现出的“勇于浴火”的坚定决心与必要的战略准备所产生的“阶段性效果”!

 

     所谓“两种不同形式的军事高压”

 

    在这里,我们想补一点:在中国同时对日本与越南、韩国分别保持“两种不同形式的军事高压”的问题上,对日本与越南的军事高压,以中国军事力量的、旨在“不击则已、一击必杀(绝不容对方有实质性还手的机会)”的“高效打击方案(不同的对象、准备有不同的方案、但却包括有任何打击手段)”为主,而对“并不能、也无法独自给中国找麻烦”的韩国而言,对其进行的军事高压则以“掌握有半岛擦枪走火主动权”的朝鲜为主!

 

     不要“错误地认为”“......中国将来还会有反击机会”

 

    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首席评论员就多次指出,近期以来,美国誓言要“重返亚太”也好,高调将其军事战略调整为“1+战略”、并“实力不逮地扯起”直指伊朗、特别是中国的“海空一体战”的“虎皮”也罢,一个重大的“现实企图”就是想“循”“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的“在测试中进行有效攻击”的“原理”,最大限度地以扰乱“中国海上运输线、海外能源与资源供应链与商品输出渠道”之“看似侧重于简单测试”实则“侧重于有效攻击”的阴毒手段,来压迫中国,从而“企图迫使”中国在“至关重要的”叙利亚问题上、特别是伊朗问题上,出现“不可逆转的战略误判”,从而,“或”因“担心中国经济或可能会硬着陆”而“在国际政治与军事上表现出原则性的退缩”,特别是,“或”因“误判”“美国利益、或者西方资本利益”目前还只是“侧重于战略测试”、而“实质性忽略”了其“伴随攻击”的“高效性”、特别是忽略了其“一旦攻击得手、则后果就不可逆转性、或很难逆转”的“巨大危害性”,继而“错误地认为”“......中国将来还会有反击机会”。

 

    值得强调的是,这种观点之错误与后果之严重,恰恰是我们早在美国策动“埃及之乱”的“最初阶段”,就已经多次强调过的:.......真到了那个时候,中国要再想组织反击,就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也就等同于取得“突破性成功”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仅在“政治与军事安全的狭窄层面”去考虑问题,如果中国在“现阶段”没有在这些问题上“持续地”表现出“一旦止损点被有效击穿....则必将止损(更多是叙利亚问题)....从而推动中东的全面破局”与“一旦军事打击伊朗、或旨在彻底颠覆伊朗现政权的西方全面制裁成为现实.......则必将全面反击(更多是伊朗问题).....从而放手中东最暴力破局”之坚定的决心与足够的能力,从而在叙利亚与伊朗问题上“不作为”、特别是“不有效作为”的话,那么,美国“重返亚太”也好、将其军事战略调整为“1+战略”、且“扯起”那面“海空一体战”的“虎皮”也罢,也就等同于取得“突破性成功”!从而必将极大地强化“在叙利亚问题上本欲伺机置美国利益于死地”的欧盟、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利欲熏心”、从而企图借机“大捞一把(全面挤压中东什叶派)”的阿盟(这里特指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海湾国家),甚至因“美国利益”在这些国家内上下其手、结合“目标性(旨在以一切手段去激化中国与南方经济之间的经济矛盾)”之“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胡萝卜”的“集中派发”、从而已经表现“愿意从攻击中国经济、特别是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上“额外获利”的巴西等“南方经济”,基于自己的种种私利、转而迅速向“围攻中国”的方向靠拢,从而最终形成美国利益“梦寐以求”之“天下围攻中国”、彻底分化“南方阵营”、极大缓解“三边撕裂”、从而令美国可“重新‘绝对领导’北约(北方经济)”,最终将“目前本居次要矛盾”的“南北撕裂”取代“目前本居主要矛盾”的“三边撕裂”,从而令美国获得足够的空间去有效缓和“欧美国家利益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去有效调解“欧美资本利益之间很难调和的矛盾”、从而将“第四波排列与组合”的“主线”固化在“南北撕裂”的层面上,以“西方”之合力、以“水淹南方”等手段、去全面解决以中国为代表的“南方问题”。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强调:

 

    第一,由于“中欧俄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即将进入最为危险的阶段,因此,代表着南方势力的中国,在“全球战略”的决策上,在“务必打断美国重新进行的、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从而“才”可“有效狙击欧美联手水淹南方”的问题上,要有用一切手段、必要时“强力打断”的勇气!

 

     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就是要对朝鲜、巴基斯坦、伊朗提供“不容它方做出任何误解”的支持!

 

    第二,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论对方怎么做(比如,在“南海干扰”无法达成目的、继而选择中国在非洲重要能源供应点的苏丹出手、从而正式拉开扰乱中国能源供应与海上生命线的进程),中国也要在中东方向“死死地顶住”对方的咽喉,而决不能在该方向上犯下“不可逆转的”战略错误!而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就是要对朝鲜、巴基斯坦、伊朗提供“不容它方做出任何误解”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明天(北京时间星期六),联合国安理会将对“阿盟版的叙利亚决议案”进行表决。

 

    在此,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应该能、也必须要切实认识到美国决策层“费尽心机”所施展的这种“看似侧重于简单测试”实则“侧重于有效攻击”之“阴毒手段”的巨大危害性,从而务必不能拘泥于“阿盟(沙特阿拉伯)”的那几张“等同于废纸”的合约,而要像上次那样、果断地与俄罗斯一道“再次否决”这份“阿盟版有关叙利亚问题决议案”,从而为叙利亚(其实也就是为伊朗)提供“不容它方做出任何误解”的支持!

 

     对中国而言是最为恶劣的局面!

 

    否则,自“策动”以来就一直处于“脱稿运行”状态的、旨在全面恶化中国外在安全环境、从另一个方向进行“南亚破局”的“埃及之乱”,就极可能因“阿盟(沙特阿拉伯)”、特别是“欧盟”也产生战略误判、继而私欲膨胀、最终快速靠近“美国的叙利亚政策”、而一旦叙利亚(俄罗斯)因得不到中国的明确支持、最终在伊朗问题上也还以“对欧美进行某种妥协(叙利亚也被迫参与制裁伊朗)”,那么,“埃及之乱”的“后续发展”就会快速转入“美国的设定轨道”--形成一种“天下围攻中国”的、对中国而言是最为恶劣的局面!

 

     令阿盟、特别是欧盟立刻产生了一种危险的幻想

 

    我们认为,在“表决”的问题上,中国其实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像上次那样、再次与俄罗斯共同否决“俄罗斯最终没有同意的决议案”,从而与俄罗斯一道,以强调“止损点仍然绝对有效”的方式去“共同撑住伊朗”,再借助伊朗对叙利亚的直接支持去撑住叙利亚、且以“这种循环”再一次规劝“阿盟”并警告欧盟,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因过于顾忌那个“至今仍然不知死活”的阿盟、而令阿盟、特别是欧盟立刻产生了一种危险的幻想。

 

     朝鲜仍然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与不能干什么、及应该干什么、特别是可能干什么”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朝鲜在“表决”前、针对“美韩”在东北亚方向的“测试”所给出的回应----“公开质问书”的“形式(公开)与“内容(质问韩国要求对话的诚意,从而要求韩国、也就是美国在一系列问题上做“YES”OR“NO”式的回答、从而不容其任何解释的选择题)”的情况来看,这份“质问书”首先就好在“公开”两字上,这充分地说明:“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政府、尽管乍逢大变,但“仍然能够、且也在”从全球的层面去观察、并处理“其安全政策”。

 

    显然,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这份“质问书”,那么,我们就不难明白“质问者”的第一个意图了,那就是:要向或是“果真在雾里看花”的、或是“根本就是别有用心(对中朝关系进行告谣、中伤)”的“方方面面”,以一种“不容任何曲解”的方式,去强调“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在“对外安全问题”上,仍然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与不能干什么、及应该干什么、特别是可能干什么”!

 

    在“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可能干什么”的问题上,我们注意到,美国高官只说了句“朝鲜可能继续向外出售武器.....”,但没有说“半岛可能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值得强调的是,来自“朝鲜的默契”是基于“中国最明确的支持”的基础上的,因此,对中国而言,在事关伊朗的安全问题上,由于“中欧俄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即将进入最为危险的阶段,今后再也来不得半点儿的模糊!否则,即便能挽回“后果”,也势必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

 

    第一,“阿盟(沙特阿拉伯)”之所以今天敢撤回调查团、并“顶着”俄罗斯的强大压力、按美国的意图、并“夹带”自己的小九九、从而向联合国提出“要求叙利亚总统下台、不排除军事解决方案”的内容的“阿版决议案”,其整个过程值得深思!

 

    第二,即便沙特阿拉伯为核心的海湾国家对巴基斯坦有不小的影响力而的确需要认真考虑,即便沙特阿拉伯也是中国进口石油的重要来源,但在“伊核问题”面前,如果沙特阿拉伯一定要与“中国核心利益”过不去,那么,也不值得中国过多的顾忌!

 

     只有切实地帮助了伊朗才是真正的帮助了中国自己!

 

    第三,由于“中欧俄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即将进入最为危险的阶段,由于“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将定稿“新的全球秩序”,且“伊朗反美政权的稳固与否”又事关“中欧俄战略协调”,且事关中国对巴基斯坦、甚至全球的影响力的“增减”。

 

    因此,在事关伊朗国家安全、特别是经济安全的问题上,中国有必要更加明确地支持伊朗。在如何支持伊朗的问题上,我们认为,支持叙利亚就是支持伊朗,而在表决的问题上,支持俄罗斯就是支持叙利亚,必须明白的几点是:

 

    其一,只有切实地帮助了伊朗才是真正的帮助了中国自己!

 

    其二,伊朗有成为中东地方王的实力与抱负,这种实力与抱负对中国而言是“利大于弊”,让伊朗始终维持、甚至壮大这种实力与抱负,更是“利远远大于弊”,完全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

 

    因此,在关键时刻,也只有“更加明确地支持伊朗”,伊朗才可能敢做中国与俄罗斯、甚至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期望它可以去干的、基于其自身利益也愿意去干的事情。

 

    也只有这样,中国才能与俄罗斯一道、用欧洲利益可以接受的“中东全面破局”与“西方利益”不能接受的“中东最暴力破局”的“可能性”,“威、逼、利、诱”已经“与英国一道为美国航母重返波斯湾进行护行”的法国(欧盟)、从而等同于向“水淹南方”与“围攻中国”靠近了一步的欧盟(法国宣布8月起单独征收金融税,美国没有公开反对),重新回到“共同削弱美国霸权”、建立一个多极世界的“中欧俄伊核战略协调”的大方向上来。

 

    今天的“焦点点评”就到此为止,下周一,我们将结合联合国针对“阿盟版有关叙利亚决议案”的表决结果,继续在当期的“焦点点评”中,讨论今天的话题。

 

    ----------------------------------------------------------------------------------------------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为了让更多对国家发展存有偏见的大众能看清这个世界,能明白广大仁人志士在中华民族复兴征程中付出的艰辛努力,让正气浩荡中华大地,请有新浪微博的网友加关注“惟有中华微博”,转发“惟有中华”博客的文章。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