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不是靠公式算出来的
2010-01-20 13:00:51.0
通货膨胀不是靠公式算出来的

受人尊敬的专栏经济学家称:“中国还不必担心通货膨胀”。“因为价格首先取决于供求关系,供求关系决定了货币流向,只有供不应求的商品才会吸引货币流向需求方,从而推高价格”。经济学家有一切理由,计算出来“在产能过剩和外需仍然不振的背景下,即使投放出了大量的货币,也难以形成一般消费品价格全面上涨的通货膨胀”。所以,“中国也离通货膨胀尚远”。

经济学家所无法计算的,是房价高涨所带来的怨恨与恐惧,以及被掠夺的感觉;因此可以产生什么样的经济后果,这是经济学家所无法计算的。

当所有行业因为产能过剩而降低价格求生存,以及因此失业高企和收入下降;唯独房产价格一路飚升,唯独地产商高额利润和巨额收入;这不是在掠夺全民又是什么呢?

高昂飚升的房价,自然与本能引起对于币值缩水的怨恨和恐惧;房产在相当意义上,当然是准货币。其它所有行业处在在这样的心境下面,你可以指望继续保持原有价格吗?无论产能如何过剩,无论需求远远低于供给。

全社会拿什么和从哪里拿,支付暴涨的房价呢?不从自己的领域涨价或提价;还可能有第二条途径吗?这就不是经济学家的能力和专业所能够计算的了。

人类原始宗教中明显存在着另外一种成分,这就是恐惧的成分。每个地方的宗教都是依赖外在力量的意识以某种形式的表现,这种力量我们可以称之为精神力量或心理力量(美国历史学家伯恩斯语)。

对于中国的通货膨胀来说,这种精神的力量或心理力量完全是无法计算,更是无法控制的。无论产能多么过剩,无论需求多么不振;都无法抑制和阻止这场即将到来的通货膨胀风暴。

元旦和春节的消费,对于这场风暴都是助燃剂;而之后的春天,两会如果没有根本可以改变目前房产价格的新政,通货膨胀风暴的来到,上帝也阻挡不了了。这更是经济学家所无可能计算出来的。

虽然也有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的物业税并没有阻挡房屋泡沫和次贷危机。但房价的持有成本如何,将极大抑制房屋投机愿望。其实,这并非是一个税种问题,这涉及到整个社会利益分配的第三次革命。

1949年新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利益分配,极大解放了生产力,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利益分配革命。1978年的改革开放,是基于资本主义市场效率的利益分配革命,这是第二次分配革命。如今,中国经济的光鲜已经不再具有进步性;经济增长反转了过来,开始吞噬国民财富。这就象法国大革命的后期,革命走向了反动,屠刀转向了革命者。

中国需要进行第三次利益分配的革命。这需要勇气,同时这也是绕不过去的门槛。拖延时间越长,社会和国家为此付出的成本越大。

必须意识到,中国存在经济危机。与世界经济危机不同,中国经济危机肇始于自己内部;西方经济危机的度过,于中国没有关系。中国远没有走出经济危机,恰恰相反,中国正在步入更深的危机。当世界经济危机影响中国的时候,还只是需求受到影响问题,也只是出口。如今,资产泡沫喧嚣尘上,通货膨胀风雨欲来。

经济增长为哪般?就业没有改善,收入没有增加。这只是肥了掠夺全社会财产利益的少数人。当美国总统今日痛斥“银行肥猫”执迷不悟,当英法首脑今日对银行业奖金课重税,中国政府对于少数掠夺全国财富之合法的罪恶,对于国民财富大幅缩水之阳光下哭泣,又该做什么呢?还可以期待吗?(克立/文)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