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与中国的国际战略
2009-04-09 11:36:22.0

G20与中国的国际战略

 

从这次的G20峰会上,人们可以看到老霸权如何接纳新兴力量及其新兴力量如何在现存体系中崛起的 问题。这尤其表现在中国身上。很多人认为G20的核心是G2,即中美两国的互动主导了会议的议程。也有人更进一步说实际上是G1,即中国的态度决定了峰会的成效。

中国仍对现存体制表示“忠诚”

这次G20峰会前,中国对改革现存国际金融体系的呼声极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和主管财经的副总理王岐山等先后发表文章,主张要改革国际金融秩序,并且提出了诸多具体的方案,例如发展出一个超主权的储备货币,增加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作用等等。一时间,中国似乎成为国际体系改革派的领导力量。当然,中国的呼声驳玫搅撕芏喙业幕赜ΑR恍┕叶灾泄钠谕艽螅M泄芄涣焱防锤母锵执婀式鹑谔逑怠5牵衷谡娴目梢蕴嘎酃嗜Φ暮推阶屏寺穑棵拦娴囊蛭獯谓鹑谖;λヂ涠急阜牌浒匀ǖ匚涣寺穑恐泄娴木哂凶愎坏哪芰鸵庠复用拦抢锝庸试鹑瘟寺穑?/p>

至少从这次峰会上中国的行为来说,历史还远远没有发展到这一步。中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更没有强烈的意愿来进行所谓的权力转移。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和现存制度的和平相处。G20之前,中国充其量是表达其对现存体系没有能够有效阻止金融危机的发生不满。用赫希曼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对现存体制的“抱怨”或者“牢骚”,表现的仍然是对现存体系的“忠诚”,是希望改进现存体制,而非退出现存体制。G20峰会的结果说明了一点,中国的“抱怨”和“牢骚”得到了回应。美国和西方答应中国在IMF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与代表权。当然这是以中国向IMF出资为条件的。就是说发言权和代表权取决于中国出钱多少。中国强调的IMF特别提款权SDR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角色也得到了回应。

国际空间不等于实质领导权

尽管中国不满现存体系,但并没有要推翻现存体系。建立一个非西方主导的新国际秩序过于理想,并且即使能够实现,代价也会非常高。无论是中国的实力还是中国领导层所坚持的“和平崛起”或“和平发展”的信条,都不容许中国另建体系。自邓小平以来,中国的选择是接纳现存体系,并改革自身和国际接轨。这就决定了中国的唯一选择就是利用现存体系,一步一步往上爬。但是因为美国和西方是体系的建立者和主导者,中国改变不了受支配的地位。

这是国际政治的现实面。因为这种局面不易轻易改变,就要求中国反思和重新考虑和现存国际体系之间的关系。这不是说,中国可以脱离现存体系,或者另立体系,而是说中国要考虑其政策重点到底在哪里?是在国际层面,还是在区域层面,还是在自身的制度建设。在国际层面,如果中国乐意,的确有很多的责任空间。例如西方世界一直要求中国开放自己的货币汇率幷向IMF注入更多的资金。这种要求也会来自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但是,这种国际空间并不意味着中国能够得到具有实质性的领导权。

没必要作过度的国际承诺

从长远来看,如何在不回避国际责任的同时来获得真正有意义的国际领导权,并且是可持续的领导权?中国所能选择的就是分权。因为全球化,各国需要一个国际秩序,但这个秩序的权力必须是有限的。现存秩序是美国西方建立和维持的,也是由这些大国所操纵的。这对很多国家非常不利。IMF既没有做到国际监管的作用,更没有做到帮助穷国的责任。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产生监督国际组织的权力纯属天方夜谭。分权就是要把国际权力分散到各个区域。在经济全球化的同时,经济的区域化也有更具实质性的发展,这就为区域货币的产生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在亚洲,产生一种区域货币的呼声已有多年,但因为政治原因,这种货币还是渺茫。但现实地说,在主权国家时代,一种超主权的货币即使产生了也不会有很大的效果。欧元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为一种主权货币的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当然,这对日元来说也是一样的。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如果没有一种货币能够取代美元的国际地位,但其它储备货币的出现则可以削弱美元一霸天下的地位。美元可能在一些领域或者区域仍然占霸权地位,但在另外一些领域或者区域,其它储备货币可以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甚至完全取代美元。就是说,中国必须有计划地培养人民币作为未来的储备货币。中国不可避免地要承担一定的国际责任,但更为重要的是要实现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内部各种制度建设。

国际社会是否对人民币产生足够的主观信任度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实现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取决于中国能否进行有效的内部制度建设。危机已经给其它货币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来发展成为未来的储备货币。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无论是承担国际责任还是国际领导权,都包含有巨大的代价。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不可推卸应当承担的责任,但也没有必要去作过度的国际承诺,更没有必要过早地去争取国际领导权。


 
 
 
【中外观察】
 
 
 
G20会上中国够分量吗?

金砖四国在此次G20会议上的主要要求就是在国际事务中 增加发言权。概括起来,就是“要权”。这事也得到了若干许诺。四国中,又以中国的地位最为特殊。若论人均发展水平,中国实在还只能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发展中国家。但若论其它几乎所有的方面,谁还把中国当第三世界看待?

中国的基本诉求可以这样概括:“你给我权,我给你钱。”综观G20的议程和联合声明,包括其它各方得到的信息,分析人士认为,这个目的并没有完全达到。这里最确切的证据是中国承诺的对IMF的出款数,400亿。欧盟、日本是各1000亿,美国未定。这400亿的数,从好的角度看去,就是中国没有被西方“忽悠”住,没有当冤大头;从差的方面看去,就是,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交换,中国本来显然是可以出更多的,但是这个可以交换的利益并没有出现。如果单看GDP,中国出这个数当然不算小气。但如果论到眼下的金融支付能力,则又有谁能跟中国比呢?除了尚有积蓄的日本,真不知道欧洲和美国承诺的那1000亿,除了在他们已经累积如山的债务上面,再加上一座山之外,还可能有什么好的办法?中国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有言在先,“权利和义务成比例”,有多少股份就分摊多少义务。既然你们仍是大股东,又不给我新股份,那就还是按老规矩来,你们扛大头,我扛小头了。

中国事前打出的一张重要的牌,即提议“建立新的与任何主权国家脱钩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话题,在这个会上,似乎除了胡锦涛主席在主旨发言中含糊地提及外,并未得到认真的讨论。这个题目太大太新,还未来得及发酵,仓促之间,实在也难于认真讨论。但这个好题目中国自然决不会放弃,也只有从长计议,下次再谈。据传下一次的20国峰会将在09年底前于美国纽约举行。这也让我感到有点黯然。现在世界势力三大块,美、欧、亚。美国举行了第一次20G峰会,欧洲第二次,第三次也该轮到亚洲尤其是中国了吧。

说来也是,中国的崛起太过迅速,以至于各项章程都来不及调整。比如IMF的投票权问题,照章程5年调整一次,下次还在2012年呢,你急也急不来呀。于是中国就想了一个变通的主意,就是宣布将来IMF发行债券筹资时,中国可以“在保证资金安全和有合理收益的前提下,积极认购。”但是,这股金和借款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股金要担风险,但它就是表决权。比如美国一家就有16.77%的股份,而章程规定重大事项必须有85%以上的同意。这样美国就有了一票否决权。而借款虽然更安全,但再多也带不来任何表决权,何况这根本不是一个盈利商业机构。中国现在只有3.79%的股权。因此也就不肯出更多的钱了。这好像也是无奈的苦衷。实在地说,中国势力的膨胀,已经史无前例地快速,没有办法更快,也就只有先隐忍了。我还有一个感觉就是,西方这次虽是遭了大难,但并没有乱方寸。他们并没有为了祈求中国多出资,就向中国做出他们认为不恰当的让步。他们还是决心自己扛。所以那1.1万亿中,出自西方的还是绝大部分。


 
 
 
中国在IMF的话语权变大?

G20伦敦峰会中最真实、唯一含金量、能够说话算数的就是:IMF百分比的“话语权”“投票权”。按刚 刚闭幕的G20伦敦峰会发表的公报说,在IMF500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中,欧盟1000亿、日本1000亿美元,中国为400亿美元,总额达到了1.1万亿美元。但在IMF这个新出资比例结构中,按此次峰会《公报》中最关键的话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改革并增大新兴市场国家在其中的发言权”。

中国真实力

事实恰恰相反。增加欧盟、日本等的注资份额,这是增大“新兴市场国家”的“发言权”吗?更有甚者,增加欧盟1000亿美元,这很简单,是由于欧盟与美国的经济总量相当,各约15万亿美元,各占全球经济总量的约30%。而增加日本也是1000亿美元,日本经济总量2007年为5万亿美元(约为全球经济总量的7%),2008年与中国经济总量接近,中国2007年的经济总量是4万亿美元左右(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6%),而2009年中国与日本经济总量相当,很有可能中国一举超过日本的经济总量。但,中国作为今日世界的第三大经济体,其出资额度应该与日本国相当,而此次却只有日本国的40%,明显与现阶段经济发展水平不符,中国在此次IFM中显然没有增加它在国际金融机构和世界经济秩序中的“话语权”。

IMF扩张三倍,是任何国家增资扩权的绝好机会。按理说,日本有资格增资IMF1000亿美元,中国也完全有资格增资1000亿美元,但现在却不,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日本国与美国、欧盟在一条基准线上,而中国却在另外一条线上?IMF中所占百分比数量,则意味着在IMF发言权、投票权的分量和当然比率。中国能外汇储备近2万亿美元于美国,不如投资1万亿美元于IFM,这是真正的含金量。当然,IMF不可能让中国投资比率这么庞大,但与日本平起平坐,这是最最起码的“公正”。但现在中国的国力,还没有能力与美国、欧盟来“平起平坐”,说穿了,中国不过就是庞大欧美市场的一个商品供应商而已。

IFM的话语权

现在,举世瞩目的第二次G20伦敦峰会木已成舟,乾坤已定,还不知道掌有唯一国际金融“话语权”的IMF猴年马月才能够再次扩军。而中国今天及未来要做的事,壮大自己,使中国经济总量一步一个脚印、一举的占到全球总量的10%、20%以上,那时全球世界还能把中国冷待?IMF的较量,说穿了就是一个国家实力的较量。美国、欧盟各占全球经济总量的近30%(也许是25%各不等),中国只占5%,你说话怎么有分量?怎么能说哈算数?

长期以来,全球唯一的国际金融规则IMF制定中,而发展中国家却一直因经济实力缺失而游离于决策圈之外。以IMF为例,按照规定,重大事项需有85%以上的投票权决定,而美国一票就超过17%,高于规定的15%否决票,这意味着美国掌控着唯一的一个国际金融——IMF的真正“否决权”。据数据显示:2006年9月18日,IMF的184个成员国投票通过了增加中国、韩国、墨西哥和土耳其出资份额的决议,从而使这4个国家在该组织中拥有更多投票权。 2008年4月,IMF理事会投票批准了关于份额和投票的表决方案,适当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目前,中国的出资份额提高到3.997%,相应的投票权份额则从3.72%提高到3.807%。这就是中国在2010年前后的局势,也就是中国经济在没有突破占到全球经济总量10%之前的局势。

中国仍需继续努力

据伦敦峰会到今的所有信息反馈:英国外交部副部长布朗表示,“改革国际金融体系需要从改革国际金融机构开始,而改革IMF首先要增加中国的发言权”。但事实是中国在IMF的话语权,基本上没有从源头加以变更。有人说,中国“投票权”在保持,可中国“注资额”相对没有加大,就是增加了中国的“话语权”。但众所周知,IFM的“话语权”就是注资的百分比,你百分比没有增加,何谈“话语权”的增加?此间有观察家格外发现,是次伦敦金融峰会,奥巴马没有过多开口说话,这不符合美国在国际场合的一贯做法;另有观察家说,奥巴马是在学习重新驾驭世界风云;还有人无不幽默的调侃说,“只有美国不说话,谁也别想从此过去”。

但是,本届峰会公报明确指出将对国际金融机构的首脑和高级领导进行公开、透明的选派;改革国际金融机构的授权、规模和内部结构;同时要求IMF在2011年1月之前完成下一次配额审查。这是重要的信息,但“信息”变成“规则”来实施是要有一个完整过程的,“过程”也完全可能适得其反。有学者研究了此次峰会《公报》中提出改革IMF和世界银行的份额、话语权和内部治理的时间表,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但在G20中,中国要取得2/3以上国家的支持,最高公约数怕是政治体制问题及国力的说话,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中国走向国际化的路径和在G20的位置。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昵 称:
内 容:
表 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