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的嘴巴,厚颜的辩护-ZT
2009-03-04 12:31:42.0
主流的嘴巴,厚颜的辩护
 
作者:张二寅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来源:草根网

  一、炼丹术士的巧辞令色

  皇帝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十分渴望能长身不老,炼丹术士投其所好,吹嘘自己炼制的灵丹妙药有此神功,皇帝被搞的神魂颠倒,鬼迷心窍,对其宠信有加,方士们则高坐庙堂,大行其道。

  唐宪宗是其中的典型一位,他把柳泌请入朝廷,商讨如何寻找长身不老药的事。隐士告诉皇帝,“浙东天台山是神仙聚居的地方,山上灵草神药效果很好,我自己无力去找,如果是那里的地方官,就方便多了。”宪宗立即任命他代理台州刺史,穿五品以上官服,动员一州之力采药。

  当然,药是没有的,得个骗子名声是小,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柳泌带上家属遁入深山,浙东观察使多方搜寻,终将其捕送京师。

  多亏其术士团的声援,而宪宗又仍存幻想,于是柳泌留在翰林院研制开发长生药,宪宗天天服用这些金、银、汞配制的灵丹,不就变得肝火大旺,脾气暴躁,动辄杀人。

  御医开导皇帝:“是药三分毒,无病却天天吃药,久了会伤害身体的。并且君子吃药,臣子先服,恳请陛下让献药的人先吃一年,真假自然分明了。”宪宗已经变得十分固执了,将其贬黜京师。不久,宪宗突然死去,年仅四十三岁。

  二、主流的嘴巴

  凭借从大洋彼岸驮来的成捆的经济学,以及半生不熟的洋语,海归们成了政府部门的座上宾,成为嗓门最大的嘴巴。在经济繁荣的热烈气氛下,主流们四处演讲,推介万能市场的神奇,出入于各式各样的聚会场合,领取五光十色的奖杯。

  然而,经济危机袭来,主流们在经历了短暂的集体失语后,突然又发声了。

  “市场就是万能的,危机的原因恰恰是不彻底,政府的胡乱干预。”这是辩手们论证的核心和共识;推卸责任,寻找替罪羊是理性自利的经济人的基本要求。

  三、主流的最新出彩发言

  作为主流经济学家的急先锋张维迎先生抛出了分一半外汇和国企股份,极具诱惑性的口号吸引了不少的粉丝,他指出,经济危机的发生是因为政府的干预造成的,只要实行彻底的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一切迎刃而解,舍此无他。同时,张教授还露骨地责备中国的高储蓄,要对美国的危机负很大的责任。

  陈志武,耶鲁大学的挂牌教授,长期以来致力于向中国输送美国的赞美诗,在一年多前,次贷危机已经全面爆发的时刻,这位自命不凡的美利坚传教士信誓旦旦地保证,天堂就是天堂,美国人过的很幸福,你们这些中国人啊,一定要将私有化进行到底才有救。

  有着对刁民不能手软的霸气,龙永图不遗余力地宣贯他的四化“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全球化”,他告诉国人,不要再提什么民族企业,世界是一家人,东西方有着共同的普世价值观。龙大人进化的如此之快,心胸如此之宽广,恐怕是非目前的地球人所及的。

  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昨日在“2009中国房地产变革之路”论坛上指出了房地产价格必涨的十大理由:  

  1、中国城市化进程刚刚拉开帷幕,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趋势还将持续20-30年。
  2、扩大内需过程中,对城市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入和进一步改善,将有可能诱导出新一轮的改善性需求,即需求型住房-享受型住房-奢侈型住房。
  3、目前城镇住房存量资源中,1999年以前形成的占一半以上,这些存量房在未来15-20年的周期内有一半要拆了重建。
  4、人们已经完成了重大价值观的革命,已经走向了让大多数人有产的阶段。
  5、城市土地资源的有限性决定土地开发规模越大,核心市区的房价越高。
  6、房地产对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和就业的巨大影响以及对上游产业的拉动作用,促使短期的宏观调控政策出台。
  7、在1999-2002年享受房改的大约占40%左右的城市居民家庭,经过四到五年后,普遍进入了一个依靠市场自我改善的区间,特别是二三线城市,这个趋势非常明显;
  8、部分城市居民的收入情况已经处于住房消费能力的收入高敏感、高弹性阶段,他们收入增加10%,住房消费能力就可以增长50%。
  9、房地产金融创新工具已经迈开新的步伐。去年末,国务院关于要扩大内需、刺激增长的一系列措施中,已经明确提出了发展债市、REITs等金融工具。
  10、历史形成的税赋结构,“清费、正税、明租”进展迟缓,将促进自身资产升值诸多理性消费。

  陈主任这十大房价必涨的理由主要是给房地产商打气呢?还是继续恐吓那些已经被高房价吓破了的百姓们呢?谁喜欢房价上涨?地产商、炒房团、房托,谁渴望房价下跌?无力购房的年轻人、收入微薄的农民工、棚户居民。陈主任可以忽略上亿平米的空置房,可以漠视房奴的不堪重负,但不可以信口雌黄。

  董藩在不同的场合总有说不完的楼市无泡沫的理由,他不再强调市场的普适性,指出美国的收入房价比不适合中国国情,人口多,土地少决定了房价继续上涨,这位经济学方士可能需要重新温习一下基础的有效消费概念,想不想买是一回事,买不买得起是另外一回事。有效需求不足是市场经济的周期痼疾,有钱的不想买,想买的没钱,有无泡沫不是专家说了算的,而是百姓的口袋。

  赵晓则拉起了道德大旗,一句“买房就是爱国”让多少中华儿女报国无门。

  成思危委员长的“房地产是第十大振兴产业”煽风着实让股市起舞、地产商发癫,百姓发狂,事后的辟谣说明了成老先生是不稳重呢?还是有意为之?权威与专家要将人们引向何方?

  作为标准的、纯粹的西方经济学家,许小年博士竭力告诫央行,大幅提高利率是治理通胀的唯一的标准答案,结果,经济很快如同泄气的皮球,瘪了。作为中金的经济学家,声色俱厉地明示股市里的小散户,低位割肉,高位买入,以此完成中金庄家的炒作历程。看来,西方经济教课书也并非一无是处,许教授还是深谙理性自利之道的。

  对于媒体给予的“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这一褒奖,一向忸怩的吴敬琏老先生倒坦然接受了。2001年初,中国的股市迈上2000点,吴研究员抛出了“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的赌场论,不久,股市飞流直下,股民割肉甩卖,损失惨重。  

  吴老先生是和上市公司过不去吗?不会的,因为老先生身兼数家独立董事,领取人家不菲的薪水。挑战庄家?也不会,从当时点位与形态看,庄家已经完成出货,需要的是临门一脚将摇摇欲坠的危房踹翻,然后捡拾低价带血的筹码。这就好像高层失火,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告诉人们,跳吧,留在里面只有死路一条,尽管是高楼,但说不定能有奇迹。  

  说到推诿责任,恐怕吴敬琏老先生是主流经济学家中的当之无愧的大家。  

  “需求不足是因为政府投资过度引起的,是苏联计划经济的遗毒造成的。”吴先生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政府会加大投资?是因为没有了利润空间,社会投资急剧萎缩,你们百般呼吁要救市造成的吗?西方经济学将投资需求列为三大需求之一,是老年健忘还是找到了替罪羊?  

  “中国的经济问题主要是改革的不够彻底”,潜台词就是市场万能,自动均衡,一台永动机。  

  中国的外部失衡通过人民币升值就可以完全解决,吴老先生断言,现实说明,简单升值不是解决问题,而只能制造更多的问题。过去一段时间的快速升值已经让大批的外贸企业倒闭破产,加上外部需求锐减,失业大军已经席卷全国。  

  中国的出路在于结构调整,怀着发现新大陆班的狂喜,老研究员大声宣称。的确,技术进步可以提高竞争力,然而,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清楚,首先,企业为什么不搞研发?是因为自己生存都困难,哪有余力去冒风险!其次,竞争力提高了,就能万事大吉?错误!这只是一个微观经济者的眼界,因为个体的竞争力提高,无助于整体摆脱价值约束,当然,这需要更新一下老者的宏观经济知识。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昵 称:
内 容:
表 情: